本站网站群  | 怀旧感 | 儿童岛 |
金猪宝宝少儿网--故事频道--绿野仙踪[[美]莱曼·弗兰克·鲍姆著]
返回故事首页
  当前位置:故事频道首页--国外童话--绿野仙踪
绿野仙踪
浏览:62314
作者【[美]莱曼·弗兰克·鲍姆著】 分类 【国外童话
2008-8-5
    黑蜂们赶来,找不到一个人,只能螫着铁皮人,所以它们都飞集在他身上,却白白地在铁皮上面,毁损了它们所有的刺,铁皮人一丁点儿也没有受伤。
    黑蜂们的刺毁了,它们就不能够活了,那是黑蜂的末日,散落在铁皮人的四周,厚厚地像一小堆上等的好煤。
    于是多萝茜和狮子站了起来,女孩子帮助着铁皮人,再把稻草放回到稻草人的身体里,回复到他像以前一样地完好。这样,他们就再动身。
    这个恶女巫多么愤怒,当她看见黑蜂们像一小堆上等的好煤样地死了,蹬着她的脚,拉着她的头发,咬着她的牙齿。于是她叫来了十二个奴隶,都是温基人,分给他们锐利的枪,告诉他们冲到陌生的客人那里去杀死他们。
    这几个温基人都不是勇敢的人,但是他们接受了命令,只能去干;他们向前走去,跑近了多萝茜那里。于是狮子大吼一声,跃到他们的面前去,可怜的温基人,他们多么害怕,尽力逃了回去。
    当他们逃回到城堡里,恶女巫用一根铁条打他们,命令他们仍旧去做苦工。这以后,她坐下来想,下一次要做什么。她不明白所有弄死陌生客人的这些计划,是怎么会失败的;但是她是一个强有力的女巫,而且是一个恶女巫,不久,她又决定了怎样动手。
    在她的橱里,有一顶金冠,四周镶嵌着一圈金钢钻和红宝石。这顶金冠有一种魔力,不论谁戴上它,可以召唤出一批飞猴,飞猴能服从任何命令。但是没有一个人能够召唤这些奇怪的动物超过三次。这个恶女巫已经两次用过这顶金冠的魔力了。第一次是当她要使温基人做她的奴隶,让她能够统治他们的国土。飞猴们曾经帮助她干过这个差使。第二次是当她对伟大的奥芝作战,并且把他从这西方赶出去。飞猴们也曾经在这件事情上帮助过她。这顶金冠,她仅仅再能用一次了,现在她那凶猛的恶狼们和野乌鸦们,还有整人的黑蜂们,都在战斗中死去了,她的奴隶们也给小胆狮吓了回来,她明白,她要杀死多萝茜和她的朋友们,动用这项金冠,这是所剩下来的唯一的方法。
    因此,恶女巫就从她的橱里拿出金冠来,戴在头上。于是她左脚独立着,慢慢地说:
    “哎—泼,攀—泼,卡—基!”
    然后她右脚独立着说:
    “唏一罗,呵—罗,哈—罗!”
    最后她并立着两只脚,大声地喊起来:
    “西—梦,如—楚,西—克!”
    果然,魔力发生作用了。天空黑起来,发出隆隆的声音,随后冲来了许多飞猴,发出一阵极大的喋喋声和嘻笑声;阳光从黑天空里射出来时,照见了恶女巫被身旁一群猴子所围绕着,每一只猴子的肩膀上,都有一对阔大有力的翅翼。
    有一只飞猴,比较其他的大得多了,它似乎是它们的头头,飞近女巫耳畔说道:
    “你第三次叫唤我们了,这也就是最后一次了。你又有什么命令?”
    “到那些陌生的客人那里去,他们都在我的国境里面,除掉狮子以外,全把他们杀死罢,”女巫说,“把那只野兽带给我,因为我有一个想法,把它像一匹马那样地装配着,叫它做苦工。”
    “你的命令完全遵守,”猴王说。于是发出一阵极大的喋喋声和嘈杂声,飞猴们飞到多萝茜和她的朋友们赶路的地方去。
    好几只猴子捉住了铁皮人,从空中带着他飞出国境,直飞到那尖锐的石头堆得很厚的地方。它们就在那里,把这个可怜的铁皮人扔了下去。他跌落在很深的石谷里,全身跌得那样损伤和凹陷,使他既不能动弹,也不能呻吟。
    其他的猴子们捉住了稻草人,用长臂拉出他衣服里面和头里面所有的稻草,把他的帽子、鞋子和衣服,打成一个小包,抛在一棵高树顶上的枝叶上面。
    其余的猴子们甩出结实的绳子,围着狮子,并且在它身上、头上、腿上,盘绕了好多圈,直绕到它再也不能用任何方法挣扎逃走。这才举起它来,带着它飞到女巫的城堡里去,把它关在一个四周围着高铁栅的小天井里,使它没法儿逃走。
    但是,飞猴们一点也不伤害多萝茜。她站着,她的臂弯里抱着托托,她眼睁眼地看着同伴们遇到悲惨的命运,并且想着很快就要轮到她自己了。
    飞猴的头头飞到她那里去,伸出它那长而多毛的两臂来,它的丑陋的脸上,露出了一排可怕的牙齿笑着;但是当它看见善女巫的吻在她额角上的那个记号时,就停止了无礼,告诉别的猴子们,不要去触犯她。
    “我们不敢伤害这个小女孩子,”它的同伙说,“因为她是被善女巫保护着的,善女巫比那恶女巫伟大得多。我们所能够做的,只是带她到恶女巫的城堡里去,把她留下在那里。”
    所以,它们很小心地,很斯文地,在臂上抬举起了多萝茜,并且轻快地带着她穿过天空,一直飞进城堡,把她放在前面的阶石上。于是那头头对女巫说:
    “我们已经尽我们所能够做的,都给你做了。那铁皮人和稻草人都被杀死了,狮子早已缚住在你的院子里了。只有这个小女孩子,我们不敢伤害她,也不敢伤害抱在她臂弯里的狗。你的约束和使用我们的权力,现在是完结了,你将永远再见不到我们了。”
    于是所有的猴子们,带着很大的笑声,喋喋声,喧噪声,飞上天空,很快地都看不见了。
    当这个恶女巫看见在多萝茜的额角上的那个记号时,她又吃惊,又忧愁,因为她知道得很清楚,那不仅是飞猴们不敢,就是她自己也无论如何不敢伤害这个小女孩子。她俯看多萝茜的脚,看见了一双银鞋子,害怕得发抖,因为她知道这一双银鞋子,它有一种强大的神奇的魔力。
    起初,这个恶女巫想在多萝茜面前逃走;但是她偶然地望着小女孩子的一双眼睛,看出阵子清明,灵魂是纯洁的,知道那小女孩子并不晓得这一双银鞋子给与她的神奇的魔力。恶女巫不觉得自己对自己笑着,并且想道:“我仍旧能够使她做我的奴隶,因为女孩子不知道怎样地去运用它的魔力。”于是,她对多萝茵粗暴地严厉地命令着说:
    “跟我来;我要告诉你注意那些事情,倘使你不做好,我将弄死你,像我曾经对铁皮人和稻草人所做的那样。”
    多萝茜跟着她走,穿过城堡里的许多美丽的房间,直跑到厨房里,恶女巫吩咐她洗干净锅子和水壶,打扫地板,并且用木柴发火。
    多萝茜顺从地干活,她决意不怕辛苦地尽力去做;因为恶女巫决定不杀死她,她觉得很高兴,
    多萝茜在辛苦地忙着做工。这个恶女巫想,现在她可以到院子里去,像一匹马那样地驾御着那只胆小的狮子了;她为了娱乐自己,决定迫着它拉着游览车,她要到什么地方去就驾着它到什么地方去。但是当她打开栅门时,狮子对她大吼一声,凶猛地向她扑过去,女巫害怕了,急急忙忙跑出去,关上了门。
    “倘使我不能够驾御你,”女巫从门柱的缝里对狮子说,“我可以把你饿起来。直饿到你肯做我要你做的事情,在这以前,你将没有什么东西吃。”
    从此以后,她不拿食物给被囚的狮子吃,只是每天中午,她跑到门旁去问:
    “你有没有准备好,像一匹马那样地拉车吗?”
    狮子回答说:“不,倘使你跑进来,我要咬你。”
    那狮子并没有饿到那种地步,原来每当夜里,这个恶女巫熟睡了,多萝茜便从碗橱里为它带着食物来。在它吃过以后,就躺下在稻草铺的床上,多萝茜横在它的旁边,她的头枕在它那柔软的、蓬松的长鬃上,这时候他们谈着他们的困难问题,想方设法逃出去。但是他们想不出办法来逃出城堡去,因为那些黄色的温基人,时时刻刻看守着,他们是恶女巫的奴隶,非常怕她,不敢做多萝茜要他们做的事。
    当白天的时候,小女孩子不得不努力做工,那恶女巫常常手里拿着一柄旧雨伞,装腔作势地要打她,恐吓她,但是,真正的,她不敢打多萝茜,因她的额角上有记号。不过小女孩子并不知道这个,常常为了自己和托托,心中充满着恐惧。
    有一次,那女巫用她的伞柄打了托托一下,这只勇敢的小狗冲上去咬着她的腿。女巫被咬着的地方,并不流血,因为她是那么可恶,使得她的血,在好多年以前已经干枯了。
    多萝茜的生活,变得十分悲惨,她渐渐地明白这样子下去,她要再回到堪萨斯州,再见到爱姆婶婶,越来越困难了。有时候,她凄苦地哭上几个钟头,托托蹲在她的脚旁,注视着她的脸,惨然地呜呜地叫着,表示它为了小主人也在十分忧愁。托托并不真的关心它是在堪萨斯州好还是在奥芝地方好,只要和多萝茜住在一起就好了;但是,它知道了小女孩子不快乐,这也就使得它快乐不起来。
    现在,那恶女巫怀着一个极大的渴望,想要把那女孩子天天穿着的一双银鞋子,变做自己的所有物。她的黑蜂和她的恶狼,都已死成一堆堆灰了,她也已经用完了金冠的魔力;但是,假使她能够弄到这一双银鞋子,那就能够补偿她失去的一切东西,并且会有更强大的魔力。她很留心地监视着多萝茜,看她是否脱掉她的鞋子,就想偷去它们。但是女孩子多么宝贵她的一双美丽的鞋子,除非在夜里,当她去洗澡的时间,其他时间里,永不把它脱下来。恶女巫怕黑暗,不敢在夜里到多萝茜的房间里去拿走她的银鞋子,并且她怕水,比害怕黑暗更要害怕,所以当多萝茜洗澡的时候,恶女巫也不敢走近去。真的,这个老女巫从来没有触碰过水,不论怎么样,也从来没有让水去触碰着她,
    但是,这个恶女巫是十分狡猾有智巧的,最后她想到了一个诡计,使她得到她所要得到的东西。她在厨房间的地板的中央,放着一根铁条,用她的魔术,使得人类的一双眼睛看不出来。当多萝茜走过这地板上时,因为看不见它,就直挺挺地跌下去。倒在铁条上面,她没有十分受伤,但是当她跌下去时,一只银鞋子脱落了,在她要拿回它以前,却给女巫抢了去,穿在她瘦小的脚上。
    那女巫因为她的诡计成功,大大地快活,她有了这一只银鞋子以后,得到了魔力的一半,即使将来多萝茜也知道怎样地应用,就不能够用来压倒她了。
    小女孩子看见她的一只美丽的鞋子失落了,就发怒起来,对着女巫说:
    “还给我的鞋子!”
    “我不,”女巫反斥着,“现在这只鞋子是我的,不是你的了。”
    “你是一个坏东西!”多萝茜叫喊着,“你没有理由拿走我的鞋子。”
    “我将保存它,那跟你保存它是一样的,”女巫说了,向她大笑着,“以后,我还要从你那里拿到另外的一只。”
    这话使得多萝茜多么地生气,她拿起放在帝边的一桶水,对着女巫泼过去,把她从头到脚浇得湿淋淋的。女巫立刻发出一声恐惧的高叫声,于是多萝茜惊奇地看着,女巫的身休开始萎缩着,倒下去了。
    “看,啊哟,你做了些什么!”女巫尖声地叫着,“在一分钟里,我将被溶化了!”
    “实实在在,我十分抱歉,”多萝茜一边说时,一边真正地吃惊着,眼看那个女巫,在她面前真的像棕色的糖一样地被溶化掉去了。
    “你知道不知道,水是可以结果我的生命的?”女巫在哀哀哭泣的无望声中说。
    “当然不知道,”多萝茜说,“我怎么能够知道?”
    “唔,在几分钟里我将完全溶化,你可以把这座城堡作为你自己的了。我在过去的日子里,作恶多端,但是我永远想不到像你这样的小女孩子,竟会溶化了我,结束我的恶行为。看看——我去了!”
    说了这几句话,女巫躺下去成为一堆棕色的、溶化了的、无定形的东西,开始淌开在清洁宽广的厨房的地板上。望上去,她真的溶化得一点用也没有了,多萝茜倒着另外一锅水,冲在这一堆上面。把它扫出门口。她拾起了那老女巫留下来的一只银鞋子以后,用一块布把它擦干净,并且揩干了,再穿在自己的脚上。于是她在最后,很自由地做她所要做的事。她跑出去到院子里,告诉那狮子,那西方的恶女巫已经死了,他们不再是这个陌生地方的囚犯了。

文章分页:[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
  上一篇故事古语名言警句精选
  下一篇故事最难使人相信的事情
你是第1622306位访客
赣ICP备11005291号 美工制作&程序设计:风知云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