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网站群  | 怀旧感 | 儿童岛 |
金猪宝宝少儿网--故事频道--309暗室[郑渊洁]
返回故事首页
  当前位置:故事频道首页--郑渊洁童话--309暗室
309暗室
浏览:56516
作者【郑渊洁】 分类 【郑渊洁童话
2008-12-16

◇  第三章  ◇

    皮皮鲁和鲁西西进309暗室已经两个小时了,就在爸爸和妈妈坐立不安着手拟订援助
计划时,皮皮鲁兄妹从309暗室里出来了。
    爸爸妈妈松了一口气。
    “银门里是什么?”爸爸估计银门后边总不会是一座银城吧。
    “你们猜。”皮皮鲁给自己倒了一杯凉开水,一仰脖儿全喝光了。
    “这是什么?”妈妈看见了鲁西西手里的致聪盔。
    “银门里是摩托城!”爸爸由此判断。
    “不对。”鲁西西摇头。
    “拳击城?”爸爸发挥想象。
    皮皮鲁摇头。
    “赛车场?”爸爸寻找着所有与头盔有关的项目。
    “我说了?”鲁西西请示哥哥。
    “说吧。”皮皮鲁把荣誉让给了妹妹。
    “银门里是名人大脑实验室。”鲁西西字正腔圆地把每一个字说得清清楚楚。
    “名人大脑实验室?”爸爸和妈妈异口同声地重复了一遍、语气全是由惊愕组成的。
    鲁西西把她和皮皮鲁在银门里的经历讲了一遍。
    爸爸和妈妈的目光全落在致聪盔上。
    “觅工的这项研究如果能成功,肯定将大大计进人类历史的进程。”爸爸深有感触地说。
    “把自己封闭在暗室里,潜心研究能使人类的所有成员都聪明的方法,真是伟大的科学
家!”妈妈一边擦眼角一边称赞觅工的品质。
    “咱们应该抓紧时间做试验,觅工的体力快不行了,我想让他在离开人间之前享受成功
的喜悦。”皮皮鲁说。
    “农贸市场有卖活猪的,我去买一头运回来,咱们在家做实验。”爸爸边说边穿大衣。
    “我跟你去。”皮皮鲁说。
    半小时后,皮皮鲁和爸爸从农贸市场将一头中等身材的活猪运到家中。
    这头猪目光呆滞,对于变化了的环境一点儿也不惊讶,一看就是最笨的那类猪。
    “咱们就管它叫大傻吧!”鲁西西爱给动物起名字。
    “准备试验。”爸爸宣布。
    皮皮鲁拿起致聪盔,朝大傻走去。
    爸爸挽起袖子,他准备在大傻不配合时强其它合作。
    大傻的确傻得可以,它对于头上的外来物采取了宽容的态度。
    致聪盔戴在了大傻的头上。
    鲁西西给致聪盔接上电源。
    “通电!”爸爸发令。
    皮皮鲁打开了致聪盔上的开关。头盔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像电焊枪工作时那种声音。
    妈妈看表计时。
    大傻显然没感到任何痛苦,相反,它好像特别舒服,时不时摇摇它那与身体不成比例的
尾巴。
    “但愿致聪盔能成功地在大傻的脑子上刻出一个Z。”皮皮鲁自言自语。
    “时间到了。整整10分钟。”妈妈宣布。
    皮皮鲁关闭致聪盔上的开关。爸爸的眼睛死盯着大傻。
    大傻眼睛里那种呆滞的目光的确不见了,它依次注视着皮皮鲁全家每位成员一遍。
    四个人的心"怦怦"直跳,他们感受到了大傻身上的变化。
    “存在着的就是合理的。”大傻突然冒出一句话。
    “大傻说话了!”鲁西西喊。
    “这是哲学语言。”爸爸惊呼,"是大哲学家萨特的一句名言!”“太棒了!成功啦!
”皮皮鲁跳到床上翻跟头。
    “觅工太有本事了,如果致聪盔把猪都能弄得会说话了,那人戴上就更不用说了!”妈
妈情绪很激动。
    “人有什么本事,他就要受这种本事的罪。”大傻说的第二句话。
    这句话太深奥太深刻太深玄了。皮皮鲁全家的每一位成员头一次感到自己的大脑在一句
看似普通的话面前显得那么苍白无力那么不够用那么浅薄那么玩不转。
    “我去告诉觅工。”皮皮鲁时刻惦念着那个为了使全人类的大脑都聪明而耗尽自己心血
的老头。
    “等等,咱们应该测试一下大傻的综合智力。目前它只在哲学方面显示出优势,别只是
黑格尔的复制品吧!”爸爸想得周全。
    “觅工说了,他是综合了所有伟人的大脑制出致聪盔的。
    大傻应该具备所有种类伟人的特长。”鲁西西说完打开自己的书包,翻出一本数学书,
她挑了一道最难的数学题抄在一张白纸上递给大傻。
    大傻干了一件令皮皮鲁全家瞠目结舌的事情:它用两条后腿站了起来,两条前腿显然告
别了作为腿的历史,改换门庭当了手。这无疑是一场革命。
    大傻在沙发上坐下来,伸手接过鲁西西递过来的数学题。
    皮皮鲁递给它一支笔。
    大傻准确无误地将答案写在纸上。
    “哇,它可是一天学也没上过呀!”鲁西西拿着验证过的答案惊呼。
    大傻随手拿起茶几上的一张报纸,报上的一条文字吸引了它。
    “征集奥运会会歌,中选者可获得20万美元。”大傻读出了声。
    “它已经认字了。”皮皮鲁准备马上给自己戴致聪盔通电。
    “给我一张纸一支笔。”大傻伸手。
    皮皮鲁放下致聪盔,给大傻找了纸和笔。
    只见大傻在纸上刷刷地写着什么。
    “五线谱!”皮皮鲁叫起来。
    大傻转眼功夫就把五线谱布满了那张纸,它写完后看了一遍,修改了几处,然后把纸递
到皮皮鲁的妈妈面前,说:“这是我谱写的奥运会会歌,咱们得挣这20万美元。”妈妈喜
欢唱歌,对五线谱了如指掌。可大傻是怎么知道在这四个人当中妈妈最识谱呢?
    妈妈一边看大傻谱的奥运会会歌一边哼唱,那旋律使皮皮鲁、鲁西西和爸爸如醉如痴。
    “这歌真给奥运会提份儿!”皮皮鲁断言。
    “歌名是什么?”鲁西西问大傻,"奥运会会歌必须有一个响当当的歌名。”“《地狱
里的天堂》。”大傻一锤定音。
    “没治了。”
    “绝了。”
    众口交誉。
    “我要去会歌征集处送作品。”大傻从沙发上站起来。
    “这。……”大家傻眼了。
    一头猪去奥运会会歌征集处送作品,其结果可想而知。
    “怎么啦?”大傻看着皮皮鲁全家,它明白了,"你们怕我出洋相是不是?你们作为人
活了这么多年,但你们并没有意识到一个真理:只要你有本事,不管你是不是人,大家都会
尊重你。”爸爸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文章分页:[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

  上一篇故事五个苹果折腾地球
  下一篇故事外星人彩电
你是第1424905位访客
赣ICP备11005291号 美工制作&程序设计:风知云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