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网站群  | 怀旧感 | 儿童岛 |
金猪宝宝少儿网--故事频道--王尔德童话集[王尔德]
返回故事首页
  当前位置:故事频道首页--国外童话--王尔德童话集
王尔德童话集
浏览:52990
作者【王尔德】 分类 【国外童话
2010-1-19
!”他咳嗽着。大家都认真地听着,只有可怜的转轮烟火仍旧摇着头,喃喃地说,“浪漫已经消亡了。”
  “肃静!肃静!”一只爆竹大声嚷道。他是个政客似的人物,在本地的选举中总能独占鳌头,因此他深知如何使用恰当的政治术语。
  “死光了,”转轮烟火低声耳语道,说完她就去睡觉了。
   等到周围完全安静下来时,火箭发出第三次咳嗽声,并开始了发言。他的语调既缓慢又清晰,好像是在背诵自己的记录本一样,对他的听众他从来不正眼去看。说实在的,他的风度是非常出众的。
  “国王的儿子真是幸运啊,”他说道,“他结婚的日子正好是我要升天燃放的时候。真是的,就算是事先安排好的,对他来说也没有比这更好的了;但话又说回来,王子们总是交好运的。”
  “我的妈呀!”小爆竹说,“我的想法却正好相反,我想我们是为了王子的荣誉而升天燃放的。”
  “对于你来说可能是这样的,”他回答说,“事实上这一点是肯定无疑的。不过对我而言事情就不一祥了。我是一枚非常神奇的火箭,出身于一个了不起的家庭。我母亲是她那个时代最出名的转轮烟火,并以她优美的舞姿而著称。只要她一出场亮相,她要旋转十九次才会飞出去,每转上一次,她就会向空中抛撒七颗粉红的彩星。她的直径有三英尺半,是用最好的火药制成的。我的父亲像我一样也是火箭,他来自法兰西。他飞得可真高,人们都担心他不会下来了。尽管如此,他还是下来了,因为他性格善良。他化作一阵金色的雨,非常耀眼地落了下来。报纸用足吹棒的词句描述他的表演。的确,宫廷的报纸把他称为烟花艺术的一个伟大成就。”
  “烟花,烟花,你是指它吗,”一枚孟加拉烟火说,“我知道它是烟花,因为我看见我的匣子上写着呢。”
  “噢,我说的是火炮,”火箭语调严肃地回答说。孟加拉烟火感到自己受到极大的欺压,并立即去欺负那些小爆竹了,目的是为了表明自己依旧是个重要的角色。
  “我是说,”火箭继续说,“我是说——我说的是什么?”
  “你在说你自己,”罗马烛光弹回答说。
  “的确,我知道我正在讨论某个有趣的话题,却被人给粗暴地打断了。我讨厌各种粗鲁的举止和不良行为,因为我是个非常敏感的人。全世界没有哪个人比我更敏感了,对此我深信不疑。”
  “一个敏感的人是指什么?”爆竹对罗马烛光弹问道。
  “一个人因为自己脚上生鸡眼,便总想着踩别人的脚趾头,”罗马烛光弹低声耳语道。爆竹差一点没笑破肚皮。
  “请问你笑什么呀?”火箭开口问道,“我就一点没有笑。”
  “我笑是因为我高兴,”爆竹回答说。
  “这理由太自私了,”火箭脸带怒色地说,“你有什么权利高兴?你应该为别人想想。实际上,你应该为我想想。我总是想着我自己,我也希望别人都会这么做。这就是所谓的同情。这是个可爱的美德,我这方面的德性就很高。例如,假定今天夜里我出了什么事,那么对每一个人来说会是多么的不幸!王子和公主再也不会开心了,他们的婚后生活将会被毁掉;至于国王,他或许经不住这场打击。真的,我一想起自己所处的重要地位,我几乎感动得流下眼泪。”
  “如果你想给别人带来快乐,”罗马烛光弹说,“那么你最好先不要把自己弄得湿乎乎的。”
  “当然了,”孟加拉烟火说,他现在的精神好多了,“这是个简单的常识。”
  “常识,一点不假!”火箭愤愤不平地说,“可你忘了我是很不寻常的,而且非常了不起。啊,任何人如若没有想象力的话,也会具备常识的。然而我有想象力,因为我从没有把事物按照它们实际的情况去考虑,我总是把它们想象成另外一回事。至于要我本人不要流泪,很显然在场的各位没人能够欣赏多情的品性。所幸的是我本人并不介意。能够让我维持一生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想到自己要比别人优越得多,这也是我一贯培养的感觉。你们这些人都是没有情感的。你们只会傻笑或开玩笑,好像王子和公主不是刚刚结婚似的。”
  “啊,正是,”一枚小火球动情地叫道,“难道不行吗?这是一件多大的喜事呀,我只要一飞到天上去,我就会把这一切都讲给星星听。等我给它们讲起美丽的公主,你会看见星星们在眨眼睛。”
  “啊!多么渺小的人生观!”火箭说,“然而这正是我所预料的。你们胸无大志;你们既浅薄又无知。噢,或许王子和公主会到有条深深河流的乡村去住;或许他们只有一个儿子,那个小男孩他王子一样有一头金发和紫色眼晴;或许有一天小男孩会跟保姆一起出去散步;或许保姆会在一株古老的大树下睡觉;或许小男孩会掉进深深的流水中淹死了。多么可怕的灾难啊!可怜的人儿,失去了他们唯一的儿子!这真是太可怕了!我永远也忘不了。”
  “但是他们并没有失去他们的独子呀,”罗马烛光弹说,“根本就没有任何不幸发主在他们身上。”
  “我从没说过他们会发生不幸,”火箭回答说,“我只是说他们可能会。如果他们已经失去了独生子,那么再谈此事还有什么意思。我讨厌那些事后反悔的人。不过一想到他们可能会失去独子,我就会非常难过。”
  “你当然会的!”孟加拉烟火大声嚷道,“实际上,你是我所遇到的最感情用事的人。”
  “你是我所遇到的最粗俗的人,”火箭反驳说,“你是无法理解我对王子的友情的。”
  “噢,你甚至还不认识他呢,”罗马烛光弹怒吼道。
  “我从未说过我认识他,”火箭回答说,“我敢说,如果我认识他,我是不会成为他的朋友的。认识好多朋友,是件非常危险的事。”
  “说真的你最好还是不要流眼泪,”火球说,“这可是件要紧的事。”
  “我敢肯定,对你是非常要紧,”火箭回答说,“可我想哭就得哭。”说先他还真的哭了起来,后水像雨点一样从杆子上流下来,差一点淹死两只正在寻找一块干燥的好地方做窝的小甲虫。
  “他必定有真正的浪漫品质,”转轮烟花说,“根本就没有什么可哭的,他却能哭得起来。”接着她长叹一日气,又想起了那个杉木箱子。
   不过罗马烛光弹和孟加拉烟火却是老大不乐意,他们不停地说着:“胡扯!胡扯!”那声音可真够大的。他们是非常讲实际的,只要是他们反对的东西,他们就会说是胡扯。
   这时明月像一面银色的盾牌冉冉升起;繁星开始闪烁,音乐声从宫中传来。
   王子和公主正在领舞。他们跳得可真美,就连那些亭亭玉立的白莲花也透过窗户偷看他俩,大朵的红色罂粟花频频点头,并打着节拍。
   随后十点的钟声敲响了,接着十一点的钟声敲响了,然后是十二点。当午夜最后



文章分页:[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

  上一篇故事阿笨猫童话系列
  下一篇故事伊索寓言第十卷
你是第1622175位访客
赣ICP备11005291号 美工制作&程序设计:风知云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