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网站群  | 怀旧感 | 儿童岛 |
金猪宝宝少儿网--故事频道--王尔德童话集[王尔德]
返回故事首页
  当前位置:故事频道首页--国外童话--王尔德童话集
王尔德童话集
浏览:52992
作者【王尔德】 分类 【国外童话
2010-1-19
朋友了。”
  “啊,不要这么说,”小汉斯大声叫道,“无论如何我也不会对不起朋友的。”他跑进小屋去取帽子,然后扛上那大袋面粉,步履艰难地朝集市走去。
  “这一天天气炎热,路上尘土飞扬,汉斯还没有走到六英里,就累得不行了,只好坐下来歇歇脚。不过,他又继续勇敢地上路了,最后终于到达了集市。在那儿他没有等多长时间,就把那袋面粉卖掉了,还卖了个好价钱。他立即动身回家,因为他担心在集市上呆得太晚,回去的路上可能会遇上强盗的。
  “今天的确太辛苦了,”小汉斯上床睡觉时这样对自己说,“不过我很高兴没有拒绝磨坊主,因为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再说,他还要把他的小推车送给我。”
  “第二天一大早,磨坊主就下山来取他那袋面粉的钱,可是小汉斯太累了,这时还躺在床上睡觉呢。
  “我得说,”磨坊主说,“你实在是很懒,想一想我就要把我的小推车送给你,你本该工作得更勤奋才对。懒情是一件大罪,我当然不喜欢我的朋友是个懒汉了。你当然不会怪我对你讲了这一番直言,假如我不是你的朋友,我自然也不会这么做的。但是如果人们不能坦诚地说出自己的心里话,那么友谊还有什么意思可言。任何人都可以说漂亮话,可以取悦人,也可以讨好人,然而真正的朋友才总是说逆耳的话,而且不怕给人找苦头吃。的确,只要一位真正的忠实的朋友乐意这么做的话,那么原因就在于他知道他正在做好事。”
  “很对不起,”小汉斯一面说,一面揉着自己的眼睛,脱下了他的睡帽,“不过我真是太累了,我想的只是再睡一小会儿,听听鸟儿的歌声。你知道吗,每当我听过鸟儿的歌声我会干得更起劲的?”
  “好,这让我很高兴,”磨坊主拍拍小汉斯的肩膀说,“我只想让你穿好衣服立即到我的磨房来,给我修补一下仓房顶。”
  “可怜的小汉斯当时很想到自己的花园里去干活,因为他的花草已有两天没浇过水了,可他又不想拒绝磨坊主,磨坊主是他的好朋友哇。
  “如果我说我很忙,你会认为我不够朋友吗?”他又害羞又担心地问道。
  “噢,说实在的,”磨坊主回答说,“我觉得我对你的要求并不过分,你想我就要把我的小推车给你,不过当然如果你不想干,我就回去自己动手干。”
  “啊!那怎么行,”小汉斯嚷着说。他从床上跳下来,穿上衣服,往仓房去了。
  “他在那儿干了整整一天,直到夕阳西下,日落时分磨坊主来看他干得怎么样了。
  “小汉斯,你把仓顶上的洞补好了吗?”磨坊主乐不可支地高声问道。
  “全补好了,”小汉斯说着,从梯子上走了下来。
  “啊!”磨坊主说,“没有什么比替别人干活更让人快乐的了。”
  “听你说话真是莫大的荣幸,”小汉斯坐下身来,一边擦去前额的汗水,一边回答说,“莫大的荣幸,不过我担心我永远也不会有你这么美好的想法。”
  “啊!你也会有的,”磨坊主说,“不过你必须得更努力些才行。现在你仅仅完成了友谊的实践,今后有一天你也会具备理论的。”
  “你真的认为我会吗?”小汉斯问。
  “我对此毫不怀疑,”磨坊主回答说,“不过既然你已经修补好了仓顶,你最好还是回去休息,因为我明天还要你帮我赶山羊到山上去。”
  “可怜的小汉斯对这件事什么也不敢说,第二天一大早磨坊主就赶着他的羊群来到了小屋旁,汉斯便赶着它们上山去了。他花了整整一天功夫才走了一个来回。回到家时他已经累坏了,就坐在椅子上睡着了,一觉醒来已经是大天亮了。
  “今天能呆在自己的花园里我会是多么快乐呀。”说着,他就马上去干活了。
  “然而他永远也不能够全身心地去照料好自己的花,因为他的朋友磨坊主老是不停地跑来给他派些差事,或叫他到磨坊去帮忙。有时小汉斯也很苦恼,他担心自己的花会认为他已经把它们给忘了,但是他却用磨坊主是自己最好的朋友这种想法来安慰自己。“再说,”他经常对自己说,“他还要把自己的小推车送给我,那是真正慷慨大方的举动。”
  “就这样小汉斯不停地为磨坊主干事,而磨坊主也讲了各种各样关于友谊的美妙语句,汉斯把这些话都记在笔记本上,晚上经常拿出来阅读,因为他还是个爱读书的人。
  “有一天晚上,小汉斯正坐在炉旁烤火,忽然传来了响亮的敲门声。这是个气候恶劣的夜晚,风一个劲地在小屋周围狂欢乱咀。起初他还以为听到的只是风暴声呢,可是又传来了第二次敲门声,接着是第三次,而且比前两次更响亮。
  “这是个可怜的行路人,”小汉斯对自己说,而且朝门口跑去。
  “原来门口站着的是磨坊主,他一只手里提着一个马灯,另一只手中拿着一根大拐杖。
  “亲爱的小汉斯,”磨坊主大声叫道,“我遇到大麻烦了。我的小儿子从梯子上掉下来了,受了伤,我准备去请医生。可是医生住的地方太远,今晚的天气又如此恶劣,我刚才突然觉得要是你替我去请医生,会好得多。你知道我将要把我的小推车送给你,所以你应该为我做些事来作为回报,才算是公平的。”
  “当然罗,”小汉斯大声说道,“我觉得你能来找我是我的荣幸,我这就动身。不过你得把马灯借给我,今夜太黑了,我担心自己跌到水沟里去。”
  “很对不起,”磨坊主回答说,“这可是我的新马灯,如果它出了什么毛病,那对我的损失可就大了。”
  “噢,没关系,我不用它也行。”小汉斯高声说,他取下自己的皮大衣和暖和的红礼帽,又在自己的脖子上围上一条围巾,就动身了。
  “那可真是个可怕的风暴之夜,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小汉斯什么也看不见。风刮得很猛,他连站都站不稳。不过,小汉斯非常勇敢,他走了大约三个钟头,来到了医生的屋前,敲响了门。
  “是谁呀?”医生从卧室伸出头来大声问道。
  “医生,我是小汉斯。”
  “什么事,小汉斯。”
  “磨坊主的儿子从梯子上跌下来摔伤了,磨坊主请你马上去。”
  “好的!”医生说,并且叫人去备马。他取来大靴子,提上马灯,从楼上走了下来,骑上马朝磨坊主的家奔去,而小汉斯却步履踏酒地跟在后头。
  “然而风暴却越来越大,雨下得像小河的流水,小汉斯看不清他面前的路面,也赶不上马了。最后他迷了路,在一片沼泽地上徘徊着。这是一块非常危险的地方,到处有深深的水坑,可怜的小汉斯就在那里给淹死了。第二天几位牧羊人发现了他的尸首,漂浮在一个大池塘的水面上。这几位牧羊人把尸体抬回到他的小屋中。哀悼仪式的主持人。
  “既然我是他最好的沥友,”磨坊主说,“那么就应该让我站最好的位置。”所以他穿一身黑色的长袍走在送葬队伍的最前边,还时不时地用一块大手帕抹着眼泪水。
  “小汉斯的死的确对每一个人都是个大损失,”铁匠开口说。这时葬礼已经结束,大家都舒适地坐在小酒店里,喝着香料酒,吃着甜点心。
  “无论如何对我是个大损失,”磨坊主回答说,“对了,我都快把我的小推车送给他了,现在我真不知怎么处理它了。放在我家里对我是个大妨碍,它已经破烂不堪,就是卖掉它我又能得到什么。我今后更要留心不再送人任何东西。大方总让人吃苦头。”
  “后来呢?”过了好一会儿河鼠说。
  “什么,我讲完了,”红雀说。
  “可是磨坊主后来又怎样了呢?”河鼠问道。
  “噢!我真的不清楚,”红雀回答说,“我觉得我不关心这个。”
  “很显然你的本性中没有同情的成分,”河鼠说。
  “我恐怕你还没有弄明白这故事中的教义,”红雀反驳说。
  “什么?”河鼠大声暖道。
  “教义。”
  “你的意思是说这故事里还有一个教义?”
  “当然了,”红雀说。
  “噢,说真的,”河鼠气呼呼地说,“我认为你在讲故事之前就该告诉我那个。如果你那样做了,我肯定不会听你的了。其实,我该像批评家那样说一声“呸!”但是,我现在可以这么说了。”于是他就大喊了一声“呸!”,并挥舞了一下自己的尾巴,就回到了山洞中去。
  “你觉得河鼠怎么样?”母鸭开口问道,她用了好几分钟才拍打着水走上岸来。“他也有好些优点,不过就我而言,我有一个母亲的情怀,只要看见那些铁了心不结婚的单身汉总忍不住要掉下眼泪来。”
  “我真担心我把他给得罪了,”红雀回答说,“事实是我给他讲了一个带教义的故事。”
  “啊,这事总是很危险的,”母鸭说。
   我完全同意她的话。

文章分页:[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
  上一篇故事阿笨猫童话系列
  下一篇故事伊索寓言第十卷
你是第1622197位访客
赣ICP备11005291号 美工制作&程序设计:风知云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