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网站群  | 怀旧感 | 儿童岛 |
金猪宝宝少儿网--故事频道--男生贾里[秦文君]
返回故事首页
  当前位置:故事频道首页--中国童话--男生贾里
男生贾里
浏览:57129
作者【秦文君】 分类 【中国童话
2012-1-17
>    "龙传正又说了些什么?"
   贾里说:"还是些老话,都不怎么准。"
   "没关系,你一定要原原本本告诉我,你那个同学还有些水平。"
   "呃,不敢当!"
   "要你代他谦虚什么。"爸爸说,"快说吧。"
   贾里没有后顾之忧,又受到贵宾待遇,所以滔滔不绝地谈论起来。什么现在的情况不同,班里许多人都有名牌鞋子,光爱华微型录音机就有六个人有,所以书里写那个骄做的男生爱摆阔气,穿蓝色球鞋,人家都会笑的;还有,那个哥哥满心想让妹妹帮他,更是少有;妹妹再行,哥哥也不想依靠,这是真理。至于男女学生间,才不会说句话就脸红,现在的女生都很大方……
   爸爸听了,使劲在本子上记着,还频频点头,样子格外真诚。贾里止不住想,即使贾老不是他的爸爸,他也会喜欢同他打交道的。
   好长时间,爸爸没提龙传正,贾里庆幸他忘了那人,有一天,爸爸收到了稿费,一厚沓钱,贾梅欢呼了一声,缠住爸给她买个计算机。
   爸爸说:"好吧,你们两个都给书提过意见,应该奖。买一个计算机,买一个英文打字机,你们两个合用!"
   妹妹说:"哥哥又没提意见,只是当了龙传正的传声筒。喂。龙传正长得怎么样?我怎么不认识?"
   这丫头真多嘴多舌。
   爸爸得到了提示,立即说:"请龙传正来家里见见面,让吴家姆妈多炒几个菜,他对我还是有启发的,我想谢谢他。"
   "这,他,他很怕难为情。"
   "没关系,我让你们班主任请他来!"爸爸说,"那他就不会推辞!"
   "不,不是这个意思,他,他没来上学,是开刀了。"贾里突发奇想。
   "开刀了?"爸爸激动起来,"你怎么不早说,我去他家看看!"
   贾里更慌了,只能说:"不,他明天就上学了。我叫他来就行。"
   爸爸说:"那好,明天放了学就把他请来,"
   贾里还能说什么,所有的路都堵死了。他只能听爸爸对吴家姆妈说,明天买(又鸟)买鱼,买葱买姜……唉,错一步就步步错。
   贾里搬不到别的救兵,假如三剑客还存在的话,那就万无一失。那个满嘴洋话的家伙去当龙传正肯定绰绰有余,可现在只剩两剑客了。
   贾里去求鲁智胜,没想他死命推托:"不行,你爸爸认识我!"
   "你可以说龙传正是你的化名。"
   "我干嘛取一个这种化名。"鲁智胜很自命清高,说,"像个什么头人似的。"
   "你去吧,我爸宴请你,大鱼大肉都有,把你当大客人,你别不识抬举。"
   "那……"鲁智胜搔搔头皮,"他要谈起那书怎么办?"
   "你可以打岔!灵活机动,尽量老练些。"贾里说,"另外,你记着,龙传正刚开过刀,还有,他很怕难为情,另外么,他应该有个妹妹,所以这方面有发言权……"
   "贾里,我真佩服你--你说的谎怎么一条一条全记得清清楚楚!"
   贾里刚热起的心又冷掉一半。特别是临出发前,这个龙传正的扮演者居然很老练地提出要求:"朋友,让我们互相帮忙,喏,这篇议论文,请你给我改一改,我至少要得个良!"
   这时候,别说是改一篇议论文,即使说给"龙传正"做一天奴隶,贾里也只能点头称是。
   下午放学后,贾里把胖乎乎的"龙传正"推进家,对爸爸说:"他来了。"
   爸爸笑吟吟地迎出来:"呵!你好!"忽然,他怔住了,探究似的把对方看来看去,"你,你不是鲁,鲁什么吗?"
   "这是我的一个笔名。"他一慌,把化名说成笔名。
   "哦,你写了不少文章?不错,不错,都发在哪儿?"爸爸一向认真。
   "发?发什么?哦,你说文章得多少分?一般化,不敢当!"
   贾里急得直出汗,忙说:"爸,他谦虚,从不肯说出发了多少文章!"
   "后生可畏!"爸和蔼地点点头。
   鲁智胜知道是好话,便自作聪明地点头说:"是呵,是呵!"
   吴家姆妈忙着往桌上摆菜,一边对鲁智胜赞不绝口,说他天庭饱满,五官周正,一看就是福气大,又说他双眸明亮,聪颖过人。鲁智胜全盘照收,像个大人物一样,端了个架子坐在那儿,贾里恨不得踢他一脚。
   "你伤口好些了?"作家问。
   "什么伤口?我从不受伤,身上一点疤也没有!"鲁智胜得意忘形,竟忘了龙传正应该刚开了一回刀。
   爸爸迅速地看了贾里一眼。
   后来开饭了,爸爸给"龙传正"斟了一杯汽水,那胖子跟着他爸吃了不少馆子,所以吃经不少:"这个汽水是杂牌的,有香精的。我喜欢用果汁,什么椰汁、著前汁,最起码是粒粒橙,反正高级的矿泉水我也试过,跟冷开水差不多,骗钱的。"
   总之,这一餐胖子滔滔不绝,贾里爸爸连一句话都轮不上说。贾里悄悄地踩他一脚,他却忘乎所以,说:"干什么,干什么,吃也是一门学问!"
   爸爸终于没说什么。待那胖子吹够了,也吃饱了,爸爸说:"听说你对男生的心理摸得很准,能不能就这个问题谈一谈?"
   "这个嘛,"那个假的龙传正脸色变了,"我,我得马上回家,天晚了!"
   贾里跟着"龙传正"出门,把那篇议论文扔还他,说:"你这笨蛋,自己去改吧!"
   鲁智胜这时又恢复了自知之明,没说什么,涎着脸笑笑,捡起那作业本,走人了。
   贾里返回家,七上八下地想着早点钻进被窝,蒙混过去。不料那门一响,爸爸阴沉着脸迎上来,定定地看着他说:"开什么玩笑,明天我去你们学校找真正的龙传正!"
   那真正的龙传正一夜未睡稳,连着做了两个噩梦。早上他心神不定地刷牙,看见爸爸已经在找皮鞋了。
   "那,我不想再冒充了!"贾里硬着头皮,边吐牙膏沫边说,"龙传正就是我。"
   爸爸打量了他一眼,没作声,也没有任何表情,慢慢地脱去皮鞋。
   贾里惴惴不安地过了几天。
   星期日傍晚,爸爸拎了一大袋熟肉熟鱼回来,香气溢了一房间。他破天荒地把那些美味搬进书房,还让贾梅别去打扰。贾里躺在小屋里避风头,忽听爸爸叫了他一声。
   贾里忐忑不安地走进爸爸的房间,就见爸爸从包里掏出几罐粒粒橙汁,若无其事地忙着,贾里怀疑自己的耳朵了。正巧作家忙碌完毕,把门砰地关个严严实实,然后向贾里伸过手来,亲切地说:
   "龙传正同学,认识你很高兴!"
   喔,完全像地下党碰面!

文章分页:[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
  上一篇故事小熊维尼
  下一篇故事淘气包马小跳
你是第1890565位访客
赣ICP备11005291号 美工制作&程序设计:风知云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