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网站群  | 怀旧感 | 儿童岛 |
金猪宝宝少儿网--故事频道--男生贾里[秦文君]
返回故事首页
  当前位置:故事频道首页--中国童话--男生贾里
男生贾里
浏览:51589
作者【秦文君】 分类 【中国童话
2012-1-17
亲自封的。妈妈一向格外器重贾里,只是这常常使贾里难堪。比如,她总像个卫生大臣,先说一通男孩的仪表、风度何等重要,随后就翻出贾里的衬衣领子,说上面有油垢,脖子也需要勤洗,也不管边上还有没有别人--仿佛他活了十多年,连个人卫生这点小节也包干不了似的。
   这次,爸爸去外地体验生活了,恰巧又轮上妈妈去外地巡回演出,而钟点保姆吴家姆妈也在这几天提着大包小包去老家探亲,总之,这是个大人们争先恐后出远门的日子。
   "贾里,就一个星期,你看,你能管好这个家吗?"妈妈直通通地说。
   贾里不屑回答这个,他提了提单帽,说:"干好了,有没有奖励?"
   "当然有,"妈妈很懂得重赏出勇夫的道理,"这我能作主。"
   "我配合得好,也该有奖吧?"妹妹也来讨配角奖,"或者,钱由我来管,我当会计!"
   贾里当然不答应,他豁命干临时户主这一行,就有点打这公款的主意--上次书店同老头短兵相接后,他们三个去西餐馆吃了一顿,贾里付了两份饭钱:鲁智胜单方面觉得替贾里立了汗马功劳,这一顿应该算作是犒劳三军。本来,这笔钱来之不易,是爸爸拨给贾里买火炬牌运动鞋的。现在好了,等于他和鲁智胜各自吃掉一只鞋。他打算在这次当户主中,大搞节约周,把这双鞋再从公款里抠出来。
   幸亏爸爸已经先走一步了,否则,他没准真会把财权交给贾梅,或者让他们一个当会计一个当出纳,反正,总是要在贾里畅通的如意算盘中放一块绊脚石!可亲爱的妈妈,在关键时刻,总是相信长子的,她的担心也只涉及一些枝节。
   "别忘了上闹钟!"她说,"否则,准是天天迟到!"
   平时,每天总是由父亲充当闹钟的角色,他的手法总有些老套,一边掀被子,一边嘟哝一句:怎么在迷人的清晨呼呼大睡?可其实,每天到这时候贾里都能自己醒来,只是习惯等爸爸来大扫荡罢了。
   "放心吧!"贾里说,"我保证天天让妹妹吃饱,让她胖上一圈……"
   "我反对!"妹妹反驳他的施政纲领,叫道,"世界流行越瘦越美!"
   妈妈说:"冰箱里的荤菜都煮熟了,只需要热一热。贾里,如果遇上问题你要冷静,每天晚上我会打长途电话回来……"
   搞遥控指挥,那还能有临时户主的用武之处吗?贾里说:"千万千万,请你别来电话。你可以把长途电话费省下来买奖品!"
   "也可以请我们吃顿快餐!"贾梅说道,这时,她已完全忘掉了越瘦越美的趋势,只想着大吃大喝。
   妈妈一步三回头地走了。在贾里看来,妈妈有点同她自己过不去,人走了,心挂在这儿纯属浪费。
   贾里确实想过要在当临时户主时重整家风,当出一个特色来。比如主张晚上十点关电闸门,早上六点奏起床乐,有点像兵营生活,尽管这要苛刻自己,同时还要有对妹妹六亲不认的精神。因为父母不在家的第一个夜晚,妹妹这个缺少毅力的丫头,捧着金曲本居然一个接一个连唱,直唱到半夜十一点半,像夜莺似的。
   可是,没等贾里实施对策,妹妹贾梅就抢先一步生病了。她患的是扁桃腺发炎,看来,毕竟缺少夜莺的素质。这天恰好是星期天,能给她二十四小时在家当病人的机会。
   "痛死了!"贾梅不停地说,仿佛受了重伤。
   贾里束手无策,他不知该怎么对待病人,特别那病人是自己娇里娇气的妹妹。恰巧,这时鲁智胜打来个电话。这家伙属于精力过剩,一有空余就蠢蠢欲动地想生出些事来。
   "喂,你手头有钱了,"鲁智胜叫道,"干吗不出去转转?可以唱卡拉OK,最起码可以买个新磁卡玩电子游戏机。"
   "我妹妹病了!"贾里说,"她喉咙痛!"
   "你给她买包润喉糖,或者话梅什么的。"鲁智胜说,"她心里高兴,病就轻了一半!"
   这个鲁智胜,看来有资格当临时户主的助理。贾里奔出去买了一大包零食,妹妹一口气嚼完,然后苦着脸说:"喉咙更痛了!"
   正在贾里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时,鲁智胜到了,一进门就嚷:"走吧,我们玩去吧!你又不是医生,守着也没用。"
   贾梅眼泪汪汪地看看哥哥,说:"户主,我可不想一个人留在这儿。"
   贾里心里七上八下,忽然感觉这户主不容易当,因为这个家的人和事都落在肩上了,不论是你想管还是不想管。
   "好吧,好吧!"贾里烦躁地说,"我就在这儿当户主!"
   "喂,我倒有个主意。"鲁智胜朝贾里眨眨眼,"我们去给贾梅买些水果,像生梨什么的。我喉咙痛,我爸就给我榨梨汁,说是清火的!"
   贾里犹豫着,论吃,他也许永远及不上鲁智胜。那家伙,养生之道一套一套,有点像退了休的老头。
   "梨汁……我想喝。"贾梅说。她对好吃的东西向来是来者不拒的。
   两个人出了门,鲁智胜像获大赦似的舒了口气,说:"怎么样,是我把你解放出来了吧?"
   "我从不口是心非!"贾里拍拍那气得硬梆梆的肩,也难怪,他不知贾里如今身兼要职,"走,买梨去!"
   贾里押俘虏似的把鲁智胜押到水果铺。那铺子里的梨卖二元钱一斤,鲁智胜忿忿地说:"傻瓜才买这么贵的梨呢,我爸买的才八毛一斤,全市最低价,就是前面的铺子!"
   贾里最不愿当的就是傻子、弱智那一类,只能按照鲁智胜的指示再往前走一家铺子。穿小巷过大路,总算找到了鲁智胜说的店,一看,那儿卖一元八角,鲁智胜又大叫冤枉,说搞错了,于是又把买卖搅了。后来,又兜了个大圈子,找到家铺子,那儿的梨卖一元七角。
   "喔,这儿便宜!"鲁智胜满意地叫道,他忘记了全市最低价。
   这好事之徒鲁智胜夸张地说:"他们良心大大的坏,生梨卖二元七角一斤!"
   他的原意是控诉前面的摊主赚昧心钱,表彰这个摊主的廉洁。不料,这摊主笑笑,脸色变了,说什么他本来也卖二元七角一斤,现在是优惠价,说着就要往贾里挑的大梨中搭进六个像梨核那样的微型梨,一个个歪头歪脑,一看就知道是长僵了的。
   "我不要这些小的。"贾里说



文章分页:[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

  上一篇故事小熊维尼
  下一篇故事淘气包马小跳
你是第1424843位访客
赣ICP备11005291号 美工制作&程序设计:风知云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