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网站群  | 怀旧感 | 儿童岛 |
金猪宝宝少儿网--故事频道--男生贾里[秦文君]
返回故事首页
  当前位置:故事频道首页--中国童话--男生贾里
男生贾里
浏览:57134
作者【秦文君】 分类 【中国童话
2012-1-17
   "那太好了!"陈应达说,"要是能要回学生证,我真要好好谢你。"
   鲁智胜急忙把贾里推开一步,点着陈应达说:"你说具体点,如果把学生证要回来,你出个什么代价?"
   陈应达想了想说:"共进晚餐怎样,那书店边上就有一家小西餐店!"
   其实,贾里倒没在乎这些,他只是为陈应达不平:那个纠察肯定是个不怎么看报纸的人,报纸上说,天才只占普通人的万分之二,应该重点保护。而这纠察,却如此粗鲁地用对待小偷小摸的坏坯子的办法来对待亲爱的陈应达天才。
   贾里费了一节课的时间出谋划策,这节课,他就像个木头人,不插嘴,不做小动作,甚至都没笑一笑,因为许多校园里有效的办法,出了校门往往会一文不值,要让那个读过孔乙已的纠察把陈应达的学生证交还,那绝不是小事一桩。直到放学,他才隐隐约约摸出些门道。
   "走呵!"陈应达急切地说,"我的学生证干吗要在他手里过夜呢!"
   "商量商量,骂他什么才能让他投降?"鲁智胜专出馊主意,"或者,放他自行车的气,再把自行车藏起来,作为交换条件。"
   "那样做不合法,"陈应达说,"等于表明我们是无赖!"
   鲁智胜不服气:"这叫以毒攻毒!就是摊开来,也是两方面都有问题!"
   贾里说:"别吵了,我有个精彩的主张,分两步走,第一步,是让那纠察承认自己有错误。"
   "除非你有把真枪,把它对住那人的腰眼,"鲁智胜做了个游击队持枪擒敌的动作。
   "这听起来有些异想天开。"陈应达也不大起劲。
   "听我指挥吧。"贾里说。
   走到那家书店门口,陈应达站住了,死活不肯进去,说那会勾起他痛苦的回忆,那老兄,就是个死要脸面的人。贾里只好带着唯一的助手登台了。
   这天,那书店里顾客不少。这年头,倒也有这么多人爱书,贾里真想同这些有出息的人们交换通讯地址。只是书店空间不大,一排排书架上挤来挤去的入,空气有些不够用,闷了点。他们很快就看见那个戴红袖章的纠察,是个老头,眼睛练得雪亮,因为他的职业就是东看西看。
   贾里和鲁智胜走到离纠察不远的书架边。贾里悄悄地从裤袋里掏出一本书,神不知鬼不觉地放在书架上,这是他带来的诱饵。隔了一会儿,待那纠察往这边看时,他很夸张地拿过这本书,一下子塞在掖下,大步走出去。他原以为没走几步脖领就会让人揪住的,可一直走出大门,那老头仍未跟上来,原来他正在注意别处。
   "你想让他上当?"鲁智胜跟过来,"他有特异功能!"
   初次出场就遭惨败,贾里有些心灰,但想想肯定是因为自己长得一脸正气,才不被人疑心,因而又有些找到安慰,他端详一下鲁智胜,说:"你去试试。"
   "何必呢!"鲁智胜说,"还是去藏他的自行车吧!"
   "不,你长得有点像贪小便宜的人,你去他肯定会上当。"
   鲁智胜大为光火,说:"我去试,假如他不怀疑我,就证明你的论点全是胡说,你得向我道歉!"
   那个不走运的鲁智胜又照贾里刚才的动作做了一遍,他是希望瞒过纠察眼睛的,因而举止绝对鬼鬼祟祟,完全像一个真正的孔乙己--亏他想得出,居然把书往袖笼里塞进去,这一个动作倒证明他有些创造性。
   鲁智胜走私似的弄走了那本书,大摇大摆地走出去,他挺着胸脯刚想同贾里舌战一番,忽听背后一声大吼:抓住他!鲁智胜哪里领教过这个场面,几乎吓瘫,挣扎之间,一个趔趄,口鼻擦地,弄得比贾里的预想狼狈十倍。
   "好,又出了个孔乙己,书店的书是那么好拿的吗!"那纠察说。
   "别污蔑好人!"贾里说,"谁偷你们书了?"
   鲁智胜吓出窍的灵魂又回来了,大叫大嚷:"你干吗?你看错人了!"
   那纠察沉着地一笑,说道:"口说无凭,我总不会看错你往袖笼里塞书吧?请拿出来吧,孔乙己!"
   当鲁智胜从袖笼里抽出一本书,那纠察一看脸就变色了:那是本《情趣》杂志,而且封面上敲着学校图书馆的大红印。
   "这……真是误会!"纠察不停地擦汗,一张老脸上显出些丝丝拉拉的红,"怎么回事?我还是第一次碰上这种事,真怪!"
   "你至少是第二次犯这错误了。"贾里说,"我们一个同学受了冤枉!"
   陈应达就在这时露出了脸,说:"你快把学生证还给我,我们立刻就走!"
   那老头咧咧嘴,吞吞吐吐了一会儿,才还掉了学生证,他说:"我懂了,也算是佩服你们--办法不少!"
   贾里很得意,有些飘--让一个老头佩服这还是新感觉。哪料,当他们临出门时,那老头冲着他们叫道:"小小年纪就这么坏,不教育怎么了得?我记着你们的学校、班级!"
   他们三个落荒而去。出了门,鲁智胜怅怅地问:"他会不会真的去学校?"
   陈应达说:"听口气,他必去无疑。不过,你们的手法也太过头了,我不欣赏!"
   贾里没作声。前景难卜,现在着急又有什么用?反正,他是主谋,假如告到学校,最倒霉的就是他。陈应达一向很维护自己的形象,他有个目标:说是要保持一生无污点,估计是他爸的说法。因此,路过西餐店时,他想起了自己的承诺。三个人进去,各自要了一碗浓汤,一份红肠面包,呼噜呼噜就吃个底朝天。付帐时,陈应达像等待什么似的,动作特别缓慢。那服务员收了陈应达的钱后,又间他们两个:"你们两份钱呢?他交了自己的一份!"
   鲁智胜白了陈应达一眼,终于没说什么,因为陈应达刚才确确实实只是说:"共进晚餐",看来,以后再同陈应达谈代价时,就得拟一份详细的合同。
   还好,贾里带着爸爸给他买球鞋的钱,这才没在西餐店中再一次制造丑闻。
 
十四、临时户主
  
  我猜想,世上有成千上万的男生都有过当户主的傻念头。
——摘自贾里日记
   贾里当临时户主,是妈



文章分页:[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

  上一篇故事小熊维尼
  下一篇故事淘气包马小跳
你是第1890633位访客
赣ICP备11005291号 美工制作&程序设计:风知云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