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网站群  | 怀旧感 | 儿童岛 |
金猪宝宝少儿网--故事频道--男生贾里[秦文君]
返回故事首页
  当前位置:故事频道首页--中国童话--男生贾里
男生贾里
浏览:57132
作者【秦文君】 分类 【中国童话
2012-1-17
贾里说,"晚上我要看体育之窗的。"
   "不参加就没发言权!"贾梅说,"到时别后悔!"
   看样子,她是个知情人,不知怎么回事,在家里,尽管贾里的视力和听力都是最棒的,可许多事他都是最后一个知道,可见他是如何不受父母重用。
   正在做晚饭的吴家姆妈是最同情贾里的,当下就在厨房里唠叨开了,"这种事有什么讲头,小姑娘这么大了,让她学学家务有什么舍不得的!"
   "吴家姆妈,怎么回事?"贾里把头伸进热烘烘的厨房。
   吴家姆妈是贾里的邻居,今年刚退休,闲在家养老。贾里妈妈求上门去,她看贾里家实在乱得不像样,就答应每天来帮两小时忙,干些家务--她总说干家务是一种散心的活动。开始她拒收工钱,后来因为贾里妈每月把工钱折合成实物送她,而那些实物又选得不称她心,所以她也就不再客气。因为她是这个家的功臣,和一般的钟点保姆不同,所以她经常同贾里的父母持不同政见。
   从吴家姆妈嘴里,贾里才知事情的严重,原来,妈妈即将去业余表演学校讲课,因而许多属于她的家务她都要赠送给大家。晚上开会,就是谈分工的。
   "我,我根本没时间干这个!"贾里急得像鱼那样大张着嘴,"吴家姆妈,你说是不是?"
   贾里知道,吴家姆妈是最忠诚的支持者。她自己有个儿子,可对男孩还是喜欢个没够,即便是见了鲁智胜,她都要问长问短,恨不得收去当过房儿子。所以,贾里这一句话立刻买通了她。
   "你父母就是这样,大宝贝女儿,贾梅什么都不会做,将来找婆家都难。"吴家姆妈摩拳擦掌,"等会儿我就去跟你父母说。"
   "不,不,这么说他们不会听的。"贾里知道他们最恨老观点,她那么说,反而会把事情搞糟。
   "那怎么说?"
   "我,我不会干这些,粗心,洗碗会打碎碗,扫地会扬起飞尘……"
   "对!对!"吴家姆妈连连点头,"女孩子终究要细心一些,"
   贾里有些放下心来,父母是很尊重吴家姆妈的,她说一句,比他自己说五十句都有效力。吴家姆妈果然讲信用,烧罢饭,就坐在椅子上等门铃响,大有不获全胜决不收兵的劲头。
   门铃终于响了,进来的是户主--贾里他们暗暗称呼他贾老。
   贾老见了吴家姆妈,横一声"辛苦了",竖一声"感谢",吴家姆妈见火候到了,便提了那事。贾老警觉地说:"噢,男孩子粗心,干不好家务活?"
   "就是嘛。"吴家姆妈说,"你也是过来人,"
   "呵!我是个反面教员。"贾老惭愧地说。
   确实,爸爸在这个家里只会发号施令,偶然给妈妈当个助手,递个盐,递个味精,即使这样,还常常要递错。贾里听地说得那么诚恳,心里一下子松起来,跳过去,高枕无忧地躺在床上哼起来:跟着感觉走……脚步越来越轻越来越温柔。
   可惜,爸爸的思路是很古怪的,丝毫不会跟着感觉走。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饭时,他就问:"贾里,你是不是同意吴家姆妈的观点?"
   "这个嘛……"贾里措手不及,"也许有些道理。"
   "男孩做家务笨,男孩粗心,这都是一种耳惯。"
   "嗯!"贾里连着往嘴里扒饭,急巴已地等待下文。
   "但是,越是这样就越是说明缺少锻炼。"贾老说,"你得补上这一课,做个能干的男子汉,千万别像你爸爸这样。"
   亲爱的吴家姆妈,你帮的什么倒忙!
   爸爸是一家之主,他的话一锤定音。后来,一家人真的像模像样地表决,妹妹一向是爸爸的好女儿,妈妈也基本上是个好妻子,所以爸爸一提议,她们全都投赞成票,一点也没有独立自主的精神。
   更糟的是,爸爸还把这苦差使说得十分光彩:"妈妈上夜校期间,家里就由贾里当总指挥,职务和责任是联系在一起的,一切都该领导带头。"
   这个倒霉的总指挥,管的都是些零星的事:垃圾没人倒了,碗脏了,桌子该抹一抹了……而手下,只有一个难调配的兵--妹妹,他怎么敢调配爸爸呢!
   "那么,"贾里吞吞吐吐,"假如总指挥发布命令,没人听,是不是可以……比方说,有些措施。"
   "还是要做思想工作。"爸爸说,"身教重于言教。"
   算了吧,贾里晓得,那些大道理就是使总指挥变成总服务员。
   贾梅高兴得蹦蹦跳跳,像一只捡了便宜的乌。什么双胞胎之间的感应,不是反话就是胡扯。贾里落难,她倒快活--不过,对妹妹这种娇气十足的丫头,只能智取,不能硬拼,因为她有的是眼泪。
   贾里上任的第一天,就面临困境。一吃罢饭,爸爸就拿着报纸回房间了。弄不懂,他看报纸总是津津有味,每天至少一小时,连报屁股的广告也不漏掉,一生的二十四分之一就在读报中度过。妹妹呢,也把碗一推就找她那些明星照片,她总对那些呆板的相片热情不衰。
   "喂,帮忙洗一下碗。"贾里说得很干脆。
   "我没空!"回答更简洁。
   "好哇,只有我是个无所事事的人!"贾里对她扬了扬拳头。
   "你凶什么!"妹妹说,"别忘了思想工作。"
   贾里碰了个软钉子。做思想工作,他可没经验,要是照搬妈妈唠叨的那样--不劳动劳动,也没责任心,以后一事无成!哇,妹妹不笑掉大牙才怪。
   总指挥只好对付那些油腻的碗。战果很辉煌:打碎一只盘子,两把调羹。夜里,妈妈回来了,叮叮当当又把碗重洗一遍,他听妈妈说:"洗的什么碗,菜叶子还在上面。算了,明天留着我回来再洗。"
   贾里真想喊一句:有妈的孩子像块宝。不料,爸爸一声吼:"不行,这样才更需要锻炼。"哼,他的理论只用来对付他的儿子!
   第二天,贾里发现小黑板上记了一条:总指挥上任第一天明显不称职。
   这天晚上,贾里学聪明了,刚放下碗就喊肚子疼,一头钻进厕所。等他在那儿憋了足足二十分钟,跑出来一看,桌上全收拾得干干净净。他正在心里欢呼,爸爸从厨房里转出来,像见了救星般地点着他说:"那碗太油,冷水冲不掉,你快去用热水洗一洗。"
   没等贾里反应过来,爸爸已步履轻快地拿起他那心爱的报纸往自己的房间走去。挡不住的感觉--男人都这样,讨厌洗洗涮涮(又鸟)毛蒜皮,贾里想。只有亲爱的妈妈例外,只要她在家,就马不停蹄地忙这种事,为什么妹妹就不跟妈妈看齐呢!
   贾里看着那一盆脏碗脏碟子,发了会儿呆,决定去培养妹妹的劳动观念,尽管那是件登天一样难办的事!
   贾里突如其来闪进房间,贾梅尖叫一声,慌忙把一个东西往口袋里塞,贾里注意到,那神秘物使她的口袋立时就鼓出一块来。
   "什么东西?"
   "不关你的事!"
   "总指挥有权过问!"
   他们俩眼睛互瞪着,谁也不甘示弱,好久好久,妹妹气馁地眨了眨眼,说:"你的眼睛真像豹眼,凶气十足,真可怕!应该进动物园。"
   "那叫咄咄逼人!"贾里说,论瞪眼,他可不是业余水平,当然不会输给这个柔柔弱弱眼睛无神的小姑娘,"快点,要不豹子就不客气地抢了!"
   妹妹只能乖乖地把口袋里的东西取出来,毕竟哥哥还有些零星威信。
   那是一个软罐,像牙膏的形状,上面写着"洗面奶"三个字,贾里看过那个洗面奶的广告,一个有点妖气的女人往脸上涂这个。贾里当时看了就觉得心烦,准备抵制它的,"喂,这不是你这种小姑娘用的!"
   "艺术团里她们都用!这是她们送我的!"
   "你糊涂,那是妖女人用的!"
   "你胡说,说明书上写着:老少皆宜。"妹妹振振有词。
   "总指挥说不能用,就不能用!"
   "就用!"
   "好,我们让爸爸评理!"
   妹妹一下子灰掉了。爸爸多少有点古板,洗头都坚持用肥皂,老八路一样,不用什么洗发精。妹妹是很识时务的,立刻软下来,说:"人家说双胞胎应该互相帮忙。"
   "好吧!"贾里说,"请帮我把碗洗一洗,切记,要放热水!"
   妹妹只能恨恨地服从,贾里吹起了口哨。
   这天晚上妈妈回来又检查碗厨,检查完深深地叹了口气,说:"糟糕,怎么搞的,四个盘子都碎了!"
   隔天早上,小黑板上的评语语气严峻:总指挥领导无方,公物被损坏,这次严重警告,如屡教不改,责任必究!
   贾里断了后路,只能自己动手。一肚子吵架的话对着脏盘子说,手上却得像对待出土文物那样精心。这样,小黑板上的评语才阴转多云,常常是:总指挥基本称职,--评得多么轻描淡写。
   大胖子鲁智胜为朋友抱不平,常常说:"你应该申请总指挥津贴!"
   贾里是那种脑子不如鲁智胜的人吗?他早就问过爸爸,能否有些奖励。
   爸爸说:"真没出息,自己来争奖励!"
   鲁智胜说:"他的意思是,如果别人为你说话就行了!"
   贾里大受启发,他向贾梅求援,可这个同胞妹妹却毫不留情地拒绝了:"不行,你天天得到表扬,还有个衔头,已经很出风头了,还想要什么奖,简直大贪心了!"
   总指挥彻底失望,见了妹妹就恨恨地转过脸去。
   隔了几天,爸爸妈妈察觉了那种战争味,召集全家开团结会--贾里一和妹妹闹别扭,他们就急着调解,他们的理论很奇怪,属于思路特别,总觉得这对兄妹是一起来的,千万不能生疏掉,要让他们亲密无间。
   又是老一套!贾里想,故意打了个哈欠,表示轻视。
   爸爸看看他,平静地致开场白:"昨天,我和你妈妈收到两封信。"
   "两封吗?"兄妹俩异口同声。
   "由于没有署名,所以也弄不清信是谁写的,现在念出来让你们分析一下。"
   爸爸念一封抗议书,妈妈念一封辞职信。
   "抗议书:你们想要一个平平常常的女儿还是要一个能干的女儿?哥哥是老大,在胎里就占的营养多,可现在还在重要地位!你们叫他名字,而总叫我宝宝,什么时候我也能当总指挥,也好管管贾里!你们的女儿绝不是什么宝宝,所以她想得到重视。"
   贾里咧咧嘴,她居然也长大了,女孩子是怪,像是什么都不懂,但其实什么也不少懂。
   "辞职书:本人当总指挥是不得已的,好处没有,责任很重,比比你们的女儿,本人吃亏大多。用公正的观点来说,本人在家里是个无足轻重的人,你们有事总是最后一个通知我,而没有像重视妹妹那样重视我。"
   "抗议书是我写的。"贾梅红着脸说。
   "辞职书嘛,"贾里说,"本人交的。"
   "有三点要说明。"爸爸说,"第一,你们都是家里最受重视的人。"
   他们两个都扑哧一声笑了,在两封信里都相互骂来骂去过了,辩论得针锋相对,各有道理,谁也否定不了淮,再吵也没有更有力的言辞了。
   "第二点,希望以后有了不满和委屈,还能写出来,让大家明白!"
   在一旁坐着的妈妈笑着说:"第三条嘛,我来补充。我们做了十四年的父母,今天才知道。做父母的知识永远是不够的。你们提醒了我们,为了表示谢意,我们决定带你们兄妹去郊游一次!"
   "哦,我更想和鲁智胜一块儿去!"贾里无精打采,"能把路费发给我吗?"
   爸爸叹了口气,向妈妈摊开手,说:"又是个新的提醒!"

文章分页:[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
  上一篇故事小熊维尼
  下一篇故事淘气包马小跳
你是第1890618位访客
赣ICP备11005291号 美工制作&程序设计:风知云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