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网站群  | 怀旧感 | 儿童岛 |
金猪宝宝少儿网--故事频道--男生贾里[秦文君]
返回故事首页
  当前位置:故事频道首页--中国童话--男生贾里
男生贾里
浏览:53738
作者【秦文君】 分类 【中国童话
2012-1-17
师的话句句是真理,但范围大得很,有些空落落的捞不到什么的感觉。而且,把他们两个放在那么几千年的一个大背景下面,好像无意中把他们抬得很高,有点滑稽的感觉,就像用高射炮打蚊子,十分奢侈。
   待到祁老师的理论阐述完毕,外面,星星都冒出来了。两个人出门时,眼睛对着眼睛对看了一眼,不由又生出些火气:挨了这么长时间的训,真是晦气,真想再打一顿把愤怒释放掉。
   鲁智胜就在这时候不失时机地赶到了。他是个有名的好事者,喜欢做一些叫不响的事,比如,把个空酒瓶扔进沿街的某一个窗户,或是抓个小虫塞进女生的书桌内。有时,还喜欢散布些流言,诸如,九九年太阳黑子会大爆炸之类,但从来都是只惹些小麻烦,不构成大事件。
   "哈,我知道你们还准备进行拳击比赛,来,跟我来,有个地方适合你们大决战!"
   鲁智胜把他们领到停车棚跟前,那是块平整的空地。鲁智胜像完成历史任务似的说:"好,你们要打就在这儿进行,这儿冷僻得很,除了本裁判,没有围观者!"
   他的神态活脱脱像个贩卖军火的贩子!
   他们各自向前迈了一步,彼此近得很,贾里能感觉出对方气息火烫,还带着微微的颤,不由冒出个hushi才应该敏感的问题:他在发烧?有了这个念头,他的拳头怎么也捏不紧。
   "现在开始!"鲁智胜用开庭一样庄严的口吻说,"难道你们想休战?像狗熊!"
   "你,你骂人!"阿伦火冒冒地说,"我,我跟你打!"
   "这……我……"鲁智胜急得口吃了,"世,世界战争都,都有惯例,不能进攻中立国。"
   贾里放下手,说:"我什么滋味都尝遍了,现在就想尝尝当狗熊的滋味!"
   鲁智胜一下子面无人色,拉拉贾里说:"朋友,假如我不到场,就不会有现在的结局了,我来了,他就不敢惹你!"
   这个鲁智胜,关键时刻,临危不惧地往自己脸上贴金!
   当贾里去推车时,又看见那瘪瘪的轮胎,不由又一次发怒得头发也竖了起来:"该死!"
   阿伦也是个骑车者,见了贾里的车,便用力拍拍自己的车--天哪,他那辆车也是瘪瘪的车胎,上面还沾着晶晶亮的玻璃屑。
   他们扛着车返回,路过那肇事处,发现玻璃渣不见踪影了,而那个车铺门前围了一大拨人,其中似乎还有戴红袖章的,纷纷指责那铺主为了赚钱坑害路人。
   贾里暗想:那家伙就跟贼人没有区别,就当刚才同那恶棍打了一架,小有损伤,倒也好受些。这样一想,膝盖上的疼痛立刻大减。贾里发现阿伦也在幽幽地看他,不知是猜出了他的想法还是也很有天赋地想出这么个精神胜利法。
   一个班五十个人,就有五十张嘴,这样,至少就有五十一种说法--鲁智胜一个人说的话就有两个版本,鲁智胜一会儿把自己的好友贾里捧得半天高,说他一拳把阿伦打得倒退三步;见别人不信,便又加码说贾里带轻功,也拜过鹤翔庄的师傅,总之,大侠一个,待到众人为阿伦担忧,觉得贾里有些盛气凌人时,他风向大转,说阿伦力大无比,平素专吃辣椒,打人像娱乐活动。
   这两种说法,都令贾里尴尬。而全班同学,特别是那些丫头们,全站在阿伦一边,可能因为战后阿伦发了两天高烧,也许是因为其它。特别糟糕的是,这事还转弯抹角地传到阿伦的父亲耳朵里。
   贾里早就听说阿伦的父亲是个干部,反正是庞大的白领阶层中的一位,他没想到,他同一个同学的父亲还会有交往。
   大约是打架事件过去一周,贾里被告之传达室有人找。他不知哪位有闲工夫的人会这个时候找上门来。跑去一看,不禁偷偷地笑起来。原来,那是戏院的刘经理。
   "呵,贾里!"对方热情地说,"我路过这儿,特意来看你。"
   贾里热血沸腾,可又忽然没什么口才了,他只会跟人家拍拍肩或是推搡一下,正规的礼节他一窍不通,在这时候,他能做的,就是隔一秒钟朝对方傻笑一次,表示心情。
   刘经理说:"听说你同班里的刘格诗闹得很凶,不知是怎么回事?你们两个都是蛮厚道的,怎么会碰僵的?"
   呵,这事居然流传到刘经理耳朵里,看来,这个城市里至少有四分之三的人都晓得此事了。贾里说:"刘格诗大古怪,有时很随便,可有时,我说一句平常的话他就想同我拼命。"
   "举个例子听听,"刘经理饶有兴趣,"往下说!"
   "一次,我骂了一句笨瓜……"
   "知道了!知道了!"刘经理大声说。"事情就出在这儿,刘格诗念小学时,学习不怎么好,有人给他取个绰号叫'笨瓜',他非常痛恨这一切!所以有人再说起笨瓜,他就觉得那一套又来了,只能发火来保护自尊心!"
   "你能肯定吗?"贾里问道。
   刘经理笑笑,不紧不慢地说:"知子莫若父,"
   这下轮到贾里呆在那里,做一个不折不扣的笨瓜!更为麻烦的是,他忽然想到,阿伦肯定听说过那个扫厕所的故事……
   贾里同阿伦一直没有言和,见面就互相佯作不认识。只是,他暗自发誓,永远不再说"笨瓜"这个词。直到有一天,祁老师宣布要把他们两个的座位分开,他们才在仓促之间开始谈判。
   "我,我,我……"阿伦说,"我坐惯了这,这里。"
   "我简直喜欢上这儿了!"贾里说。
   阿伦带着一抹罕见的忧伤看着贾里,然后笑容慢慢撑开:"我不会忘记,忘记你,你的!"
   被人不忘,是一种福气,贾里这么想着,笑笑说:"战事过去!"
   祁老师有个说话空洞的毛病,但也有个少见的优点,那就是乐于收回自己的命令:贾里和阿伦那里刚宣布和平,他那头就又宣布座位不再换了。据班里智商最高的男生陈应达分析,这是祁老师的一大计策,但是贾里不相信这位酷爱酸奶的老师会有这一手。将来,假如陈应达当老师,手法一定多得眼花缭乱,因为他就是那种连肚肠都是弯弯绕绕的角色。
   往事一笔勾销之后,贾里和阿伦又恢复了过去的一套:贾里照旧用激将法让阿伦开口,阿伦也时常会画一幅漫画回敬过来。他的漫画水平越来越高,贾里的丑角地位也就更确定。有一次,鲁智胜吹吹乎乎地谈起去听左戈拉音乐会,当然,他不会忘记谈那是张赠券,也很顺嘴地把那刘经理吹成是跟他换过贴子的把兄弟--他永远想不到那刘经理就是阿伦的父亲,那老刘样样都好,就是有一点差了些:他没给儿子起个好名字。
   阿伦咧着嘴当听众,他的眼里有几分狡黠。事后,他又含含糊糊地向面红耳赤的贾里抱歉,说人都喜欢自己有些事不被别人晓得,不管别人是否已经晓得。
   阿伦生日前夕,贾里送给他一份最好的礼物:那是一封医学学会的回信,那上面写着:贾里同学:你迫切需要根治口吃的心情我们理解,下面介绍一家新开办的口吃矫正医院的详细情况……
   阿伦打着很有力量的手势,这回的意思似乎是:真有你的!感谢!贾里连忙制止说:"何必,谁让我是你父亲的朋友呢!"他喜欢暗暗把辈分提上去。他听见阿伦粗着喉咙骂了句什么,外后把热烘烘的手搭在他的肩上,像对一个亲兄弟。

文章分页:[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
  上一篇故事小熊维尼
  下一篇故事淘气包马小跳
你是第1622137位访客
赣ICP备11005291号 美工制作&程序设计:风知云会